标签:莫里斯·威尔金斯

2019年皇后镇分子生物学(上海)会议举行

3月21日至22日,由国家新药筛选中心和上海市浦东新区工程师协会联合承办的主题为“药物发现与技术创新”的2019年皇后镇分子生物学(上海)会议在浦东陆家嘴中国金融信息中心举行。第十一届全国药物筛选新技术研讨会和中国热带病药物与诊断创新网络第八次会议也同期召开。

国家新药筛选中心主任王明伟研究员和新西兰奥克兰大学Peter Shepherd教授共同主持了本次学术活动。

本次活动得到中国科学院、中国金融信息中心、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新西兰莫里斯威尔金斯中心、上海市浦东新区科协和复旦大学等的支持,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寄生虫病研究所协办。国家新药筛选中心主任王明伟研究员和新西兰奥克兰大学Peter Shepherd教授共同主持了本次活动。

记者了解到,本次会议共有8场主旨报告和9个分会场,内容涉及癌症生物学、转化科学、受体药理学、发现研究、被忽略热带病、青年研究者论坛、生物技术创新、科学出版和《中国药理学报》编委会议,吸引了近400多名来自全球38个国家、地区和国际组织的科学家、企业家、投资者、经理人和研究生的参加,他们围绕“药物发现与技术创新”这个主题进行了广泛的交流和热烈的互动。144位海内外嘉宾(其中境外人士为64人,占44.4%)作了精彩的演讲,包括2013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Michael Levitt教授和多名国际科坛巨擘。21家从事科学仪器、信息分析、研究试剂、拉维尔-莫里森实验耗材、学术期刊的海内外厂商为本次会议提供了赞助,有9家机构委派代表在会上介绍了国际新药创制的新趋势、新策略、新技术、新方法、新手段和新设备等热点议题。莫里斯·威尔金斯会议期间,六名青年音乐家用其精湛的表演为与会人员带来了难以忘怀的视听享受。

据悉,皇后镇分子生物学会议是国际著名品牌学术论坛,29年多来吸引了无数科学家、学生和创业人士的参加,这是继2013年首次在上海举办后的第七次盛会。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vizyn.com/,拉维尔-莫里森

莫里斯·休·弗雷德里克·威尔金斯的简介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尽管你不是天才,但如果拥有优秀的合作者,那么,你有可能获诺贝尔奖”

沃森和克里克博士的名字是在他们获奖前就听说了,因为他们提出了著名的DNA双螺旋结构模型。而威尔金斯的名字却是在当年公布诺贝尔奖获奖名单的时候才第一次听说的。

威尔金斯是牛津大学X射线衍射方面的教授。一天,大学里来了两位年轻人,一位叫沃森,另一位叫克里克。他们拜访教授的目的是想看一看DNA的X射线衍射照片,因为他们正在研究DNA的结构模型。

当时,教授研究室一名叫弗兰克林的女士刚刚成功地拍到了DNA的X射线衍射照片。威尔金斯了解这一情况,希望弗兰克林能与沃森他们合作,因为弗兰克林虽说拍到了照片,但光凭照片还无法清楚地了解DNA的结构。可是,威尔金斯的建议被弗兰克林女士拒绝了。她认为,即使不与沃森他们合作,早晚也能拍到清晰的结构照片,没有必要把发现DNA结构的成绩拱手让给他人。

威尔金斯的看法却不同。他认为就现在的技术看,弗兰克林女士无法拍到清晰的DNA结构照片,而沃森和克里克连衍射照片都没有见到过。他们一个是搞生物的,另一个是研究理论分子生物学的,两人都不是搞化学的。莫里斯·威尔金斯但他们却掌握了一些有关DNA结构的信息和设想,如果让他们看到照片,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vizyn.com/,拉维尔-莫里森回答他们提出的问题,也许就能完成DNA的结构模型。

由于弗兰克林女士始终拒绝合作,威尔金斯只好在弗兰克林没有同意的情况下与沃森他们一起研究这一课题。他们集中了夏尔科夫有关核酸的化学信息、克里克的设想,弗兰克林女士的DNA的X射线衍射照片以及威尔金斯为照片写的说明,最终共同提出了DNA双螺旋结构模型。

1962年,威尔金斯与沃森、克里克一起被授予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非常遗憾的是,社会上始终认为模型是沃森和克里克的,不承认是3人共有的。

首先,沃森要提出DNA双螺旋结构模型,弗兰克林女士的衍射照片和威尔金斯的照片说明是必不可少的。其次,也许是因为诺贝尔奖规定,每项奖的共同获奖人数不能超过3人,而评奖时,弗兰克林女士已经逝世,所以,诺贝尔基金会就选择了他们3人。

虽然威尔金斯的照片说明对完全不了解x射线衍射的沃森来说是完成模型必不可少的,但并不是模型设计中必不可少的构思。这一点与克里克不同。克里克在完成模型的过程中提出过全新的设想。虽说最终方案是沃森提出的,但追根寻源,它仍是克里克的思想。这个模型真正是他们两人智慧的结晶。

无论怎么说,威尔金斯不顾弗兰克林女士的反对,决定与沃森、克里克合作,促使模型诞生,使有关生命现象的科学大大向前迈进了一步,所以,他的获奖与其说是从科学角度对他的评价,不如说是从社会的角度对他的肯定。

以上说的大都是社会上长期流行的说法。也有人不这样看。他们认为,威尔金斯是从X射线方面来推进DNA分子结构研究的,他显示了细胞内的DNA是B-螺旋结构,并且通过实验证明了沃森-克里克模型是B-螺旋结构。也就是说,他的研究本身对科学作出了贡献。

莫里斯·休·弗雷德里克·威尔金斯(Maurice Hugh Frederick Wilkins) 1916年生于新西兰。6岁随父母回到英国受教育。毕业于剑桥大学,毕业后到伯明翰大学任兰德尔教授的助手。后经选拔参加了美国的“曼哈顿计划”。从美国回英国后,在伦敦皇家学院从事DNA的X射线年获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