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米丽塔诺伍德

一位为苏联做间谍工作的英国秘书是如何在40年里躲过侦查的?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vizyn.com/,诺伍德

梅丽塔·诺伍德(Melita Norwood)的间谍活动被揭露时,她已是曾祖母。

1999年,一位87岁的英国妇女在她家门前举行了一场新闻发布会,宣布她在过去近40年里一直为苏联担任间谍。

事实上,梅丽塔·诺伍德是苏联时期服役时间最长的英国间谍。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到冷战期间,她从担任秘书的办公室窃取了核机密,并将其转交给莫斯科。

诺伍德坦白了,因为剑桥大学的一位历史学家在她写书的时候发现了她的间谍活动,但她并不后悔。她告诉伦敦《泰晤士报》,“在同样的情况下,我知道我还会做同样的事情。”

诺伍德是的长期成员,他支持苏联将带到东欧的企图,并担心美国和西欧拥有无可匹敌的核力量。上世纪30年代,她在伦敦有色金属研究协会(Non-Ferrous Metals Research Association)担任秘书,开始了自己的间谍生涯。

这个听起来无害的协会实际上是与美国合作的一个秘密核武器研究项目“管合金”的一部分。在没有人注意的时候,诺伍德会偷偷溜进她老板的办公室,打开他的保险柜,拍下里面的秘密文件。然后她把相机递给克格勃的联络人,他们知道她的代号是“Hola”。

专家们仍在争论她到底在多大程度上帮助了苏联的核计划。但她一直在发送这些,直到20世纪70年代初,她作为一名间谍退休。1979年,她和她的丈夫——他们知道她从事间谍活动,但不赞成——访问了莫斯科,这样苏联就可以授予她红旗号勋章(她接受了荣誉奖,但拒绝了经济上的奖励)。

诺伍德怎么能逍遥法外这么久?嗯,她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英国军情五处(MI5)男生俱乐部的氛围。莫娜·蒙德(Mona Maund)是军情五处首批女性特工之一,她早在上世纪30年代就认定诺伍德可能是一名间谍,诺伍德当时诺伍德刚刚开始从事间谍工作。但一位男上司拒绝了她的建议,因为他认为女性不可能成为优秀的间谍(1940年,他解雇了莫德,因为他指责莫德无能)。尽管诺伍德的雇主对她与的关系持怀疑态度,但在数十年的工作中,他们从未将她列为内奸。

英国情报部门直到上世纪90年代苏联解体后才确认她是一名间谍,当时前克格勃(KGB)官员瓦西里•米特罗欣(Vasili Mitrokhin)叛逃到英国,交出了6箱有关苏联间谍活动的档案资料。这些文件揭露了诺伍德的间谍活动,但英国官员将其保密,米丽塔诺伍德因为他们认为没有足够的证据来起诉他。

1996年,政府决定Mitrokhin论文中的信息应该向公众开放,并把它们交给了剑桥大学教授Christopher Andrew,这样他就可以写一本关于它们的书。诺伍德的秘密终于在1999年9月公诸于世,当时伦敦时报开始连续出版安德鲁的书。

诺伍德的女儿安妮塔·弗格森(Anita Ferguson)对这一爆料感到完全意外,直到她在报纸上读到这一消息,她才发现母亲是一名间谍。当诺伍德从事间谍活动的消息在《泰晤士报》上曝光时,诺伍德举行了一场新闻发布会,确认她是一名间谍,并解释了她从事间谍活动的原因。

她在自家门前对媒体表示:“我所做的一切,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帮助防止一个新体系的失败。这个新体系付出了巨大代价,为普通人提供了他们能够负担得起的食物和车费、良好的教育和医疗服务。”他说:“我想,也许我能接触到的东西对帮助俄罗斯跟上英国、美国和德国的步伐很有用。她补充说,“总的来说,我不同意对一个人的国家进行间谍活动。”

接下来的一周,作家戴维伯克(David Burke)拜访了她,发现她“仍然处于震惊状态”,正如他在《伦敦》杂志上所写的那样。伯克后来写了《来自合作社的间谍:梅丽塔·诺伍德》(The Spy who Came In The Co-op: Melita Norwood)和《冷战间谍活动的终结》(The end of Cold War Espionage)。然而,正如伯克所写,她确实逃脱了惩罚:即使在她外出之后,政府仍然拒绝起诉她。

诺伍德于2005年去世,但人们仍然对她的故事着迷。2013年,作家珍妮·鲁尼(Jennie Rooney)出版了一部小说《红琼》(Red Joan),大致取材于诺伍德的生活。2019年4月,由朱迪·丹奇(Judi Dench)饰演的琼·斯坦利(Joan Stanley)在英国和美国首映,她是现实生活中的间谍梅丽塔·诺伍德(Melita Norwood)的虚构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