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斯特朗

斯特朗报道皖南事变真相

斯特朗到香港后,按照周恩来给的地址,来到八路军驻香港办事处,见到了。告诉斯特朗说:“是否公布以及何时公布那些资料,我会通知你的。斯特朗”斯特朗在乘船返美途中,就从广播中听到了皖南事变的消息。到达旧金山后,她发现许多报纸上采用的说法,称此次事件是“新四军叛乱”,只有《先驱论坛报》和《星期六晚邮报》等载有斯诺从香港发回的报道,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vizyn.com/,伦德斯特朗揭露了事实线月初,斯特朗在美国收到了一封盖有马尼拉邮戳未署名的信,信里有中国中央关于重建新四军的正式命令和一份声明。斯特朗据此写成揭露真相的报道后,立即来到北美新闻通讯社,该社同意在《纽约时报》上发表她的文章。随后,斯特朗又会见负责对中国财政援助的官员,把材料给了他们一人一份。当她回到纽约时,北美通讯社却通知她,《纽约时报》“不准备采用她的文章”。

斯特朗立即转而来到曾刊登斯诺文章的《先驱论坛报》,她把周恩来提供给她的原始材料都交给乔·巴恩斯,并对他说:“我不认为这些资料是我个人的财产。”巴恩斯立即用斯特朗给的材料写了一篇文章,详细阐述皖南事变的真相和国共冲突的来龙去脉,指出冲突的真正制造者是顽固派。不久,斯特朗又发表了《不适时之中国奋斗》和《中国国共两党的危机》等评论文章,与斯诺的信息相互印证,完全颠覆了皖南事变爆发后公布出来的歪曲宣传,在美国各界引起了巨大反响,美英等许多报刊随后纷纷予以转载,最终使皖南事变的真相大白于天下。

周恩来秘密会见斯特朗

1940年底的一个深夜,在中国采访的美国进步女记者、作家斯特朗突然接到通知说,周恩来要秘密会见她。斯特朗听后非常高兴,立即前往。

斯特朗见到周恩来后,周恩来对她详细介绍了当前国共合作的情况,并揭露了当局对积极抗日的新四军进行百般刁难,大肆宣扬所谓“新四军不听指挥,斯特朗只游击不抗战”,其目的是要取消新四军的番号的事实。周恩来还告诉斯特朗,蒋介石在12月10日发布的命令,就是要新四军开拔到长江以北的区域去。这个命令表面上看只是一个军事上的调动,但实际上包藏着蒋介石企图把新四军置于日伪及顽固派军队夹击之下、继而消灭新四军的阴谋。

周恩来谈完以后,出于对斯特朗的信任和倚重,郑重地交给她26页的材料,并进一步跟她讲:“你回去以后,先不要急于发表这些东西,因为你太早发表了这些冲突,会引起更多的摩擦;蒋介石如果加紧进攻的话,那么我们就认为是时间可以发表了。”

斯特朗离开重庆以前,还去见了蒋介石一面。见到蒋介石后她就问:“你有没有要分裂中国,有没有想跟日本人讲和?”蒋介石听后十分生气,摇着头否认。得益于美国记者的身份,重庆海关并没有对斯特朗在进行严格检查,周恩来给她的那份26页的遂被安全带出。

携带密件出境的斯特朗还未抵达美国,就在轮船上听闻了皖南事变,而所有关于此事的报道,都采用了当局将此事定性为“新四军叛变”的说法。

1941年2月初,斯特朗就收到了一封寄自马尼拉的匿名信,信中说:“你可以发表你已经占有的材料了。”信里有中国中央关于重建新四军的正式命令,及一份“革命军事委员会发言人”的声明,声明详细列出重庆亲日派密谋把拉入法西斯总联盟的15个步骤,信里还附了蒋介石要审判叶挺军长时的情况。

斯特朗明白,这一定是周恩来的指示。她马上积极地行动起来,立即前赴纽约。罗斯福夫人介绍她去见美国政府那位财长,不料财长正好出去休假得一周后才回来,因此事很紧急,她就又去找美国国务院及其管财政的官员,告诉他们,他们援助给蒋介石的东西未被用在抗日上,而是用在内战上了。随即又找到《纽约先驱论坛报》总负责人说:“我提供你这些材料,你能不能给我发表?”那个人说:“我就是苦于手头没有材料,有材料我当然发表!”他马上将这个材料登载于报上发表出来。

材料一经公布,旋即在国际社会引起了强烈震动。而早在一星期前,斯诺也曾在《星期六晚邮报》上披露过皖南事变的真相,此时斯特朗的文章发表,显然与斯诺互为印证。这促使美国当局开始介入此事,1941年美国财政部中断了对重庆国民政府的一笔贷款援助,国际压力骤增,蒋介石不得不终止了进一步的行动。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vizyn.com/,伦德斯特朗